海棠猪 > 未分类 > 神在眷顾(NPH) > 可那点愧疚,在欲望面前却是不堪一击。
    奚落背对着穆洋,很快便睡着了,浅浅的呼吸有条不紊。她的睡相极其安详,像精致的陶瓷娃娃一样漂亮。

    纤长浓密的睫毛,小巧挺立的鼻子,软嫩的唇瓣……穆洋却越来越烦躁,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失眠夜。

    他不停的劝慰自己,是自己想太多。可事实呢…事实又真的是他多疑了吗?

    穆洋翻了个身,手臂搭在奚落的腰侧,靠近了些,将她揽在怀里。轻轻嗅了嗅,鼻息间还是那股熟悉的气味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,他才会有十足的安全感。才抱了几分钟,穆洋的阴茎就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熟睡中的奚落,放在被子里的手轻轻的脱下了她的底裤。

    奚落的小穴异常敏感,被穆洋摸了几下便出了水。他伸出中指插进了小洞,轻轻的抽动,打算给奚落的小穴做些扩张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淫水就流的越来越多,已经打湿了她的两片阴唇。奚落没有转醒的迹象,依旧睡的酣甜。

    穆洋扶着鸡巴,轻柔的插进了奚落的小穴。每插进去一点点,他便会观察奚落的反应。

    确定自己的插入没有吵醒奚落,穆洋的腰才慢慢的耸动了起来。小穴紧致湿滑的包裹住他的鸡巴,让他每个毛孔都爽到冒出细汗。

    奚落偶尔会发出几声细碎的嘤咛,像是梦呓一般。插了一会儿后,穆洋的精液便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想折腾太久,免得真的把奚落吵醒。奚落睡眠质量不高,他是知道的。能睡上一次好觉,也算不易。

    穆洋用纸巾把他射出来的精液擦干抹净,心情也好了许多。也许只有每夜操弄着奚落的小穴,抱着她入眠,才能给予他最大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一周的时间飞速的掠过,奚落这几天头疼得很。祁皓总是缠着她,让她把跟穆洋换的情侣头像换掉。

    她把头像换掉后,穆洋又穷追不舍的询问她为什么要把头像换掉。她只得用一个谎,去圆无数个谎。

    奚落找的理由很客观,说这些头像都是幼稚的小孩子才会搞的,她已经不想弄了。

   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她跟祁皓的关系,也不知道还能瞒穆洋多久。她也有过愧疚,可那点愧疚在欲望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她试过不回祁皓的消息,可最后还是忍不住。祁皓每每说到,想要操她的时候,奚落就会回想起被祁皓操到淫水直喷的夜晚。